2020年09月26日 星期六
位置: 环亚ag平台官方网站 > 教师发展 > 幼教名师

捧着一颗心来

发布日期:2006年12月30日
作者:甘肃兰州许万里     来源:本站原创
?
??? 20世纪50年代初,祖国涌动开发大西北的热潮。1956年,刚从安徽师范大学毕业的我,毅然放弃留校的机会,响应国家支援西北建设的号召,来到甘肃兰州,投身于教育事业。
?
??? 我最初在甘肃省立兰州女子师范学校执教。该校1913年创办,当时叫兰州女子传习所。学校曾设初中师范、高中师范与幼稚师范班。至1949年秋,女师幼稚专业的毕业生仅几十人。1955年设幼师专业,我来正当其时。然而,客观上却困难很多。首先是没有统一的教学计划和教材,尤其是我执教的音乐、美术课程,资料非常缺。创业伊始,白手起家。我自编教材,从基本乐理、和弦伴奏到儿童歌曲创作常识直到音乐欣赏,从视唱练习曲目到钢(风)琴弹奏曲目的选编,等等。几门教材就这样一本本地编写出来。那时条件艰苦,我不仅编写教材,还得自己动手刻印。所以,经常是钢板、铁笔、蜡纸伴我到深夜。好在那时年轻,倒也不觉得苦,或者说是以苦为乐。为了让学生掌握更多的知识、技能,我率先在幼师班开设手风琴课,自己动手,将破旧风琴改制成立式风琴,制作活动键盘等教具,还创设了小组回琴课制度。我还将幼教科研心得融进教学实践,例如,把幼儿律动、舞蹈融入音乐课中,并在教学实践基础上不断总结,进行科研。就这样,我边学习、边实践、边科研,终于闯出一条幼师艺术课程教学新路。十年磨一剑,内有几多人生的酸甜苦涩。
??? 我生长于山清水秀的江南,初到兰州水土不服,不是嘴唇干裂就是流鼻血不止。每年3月开始,常常是狂风夹着沙尘铺天盖地而来,蓝风衣穿不了半天,就成了黄风衣;即使关紧门窗,上完课回寝室一看,白床单也成了黄床单。加之饮食不习惯,我曾经动了返乡的念头。然而,献身西北与新中国幼教事业的初衷,使我顽强地坚守阵地。1958年,甘肃省幼儿园数猛增,师资奇缺。我校幼师专业200多位学生被派到全省各县办幼儿园教师培训班。我既要编写她们的培训教材,又要到全省去辅导。那年,我被派往河西走廊巡回辅导。1959年寒冬之夜,我只身来到天祝藏族自治县。一下车,迎接我的除了扑面的鹅毛大雪,还有刺骨的塞外寒风。去县城的牛车也没有了,面对白雪荒原,我寻着牛车辙印,望着远处依稀的灯火,艰难跋涉。由于判断错了方向,我迷途于乌鞘岭茫茫雪原。我当时默念起林则徐的诗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心想,既说过献身幼教事业,今夜大约真的是献身了吧!幸好在风雪中遇到了一位赶牛车的藏族老大爷,承他热情指路,我才走出茫茫雪原。
?
??? 文革前夕,学校被改为中学,幼师不复存在。文革动乱使甘肃幼教事业遭受严重摧残,然而我一直情系幼教,潜心于幼教科研。1973年,兰州有所幼儿园请我为教师上课。消息传开,好几所幼儿园的教师也赶来听课。人越来越多,场地由小教室改为大礼堂。如果说文革时期的甘肃幼教像荒凉的戈壁的话,我心甘情愿地当一匹戈壁滩上的幼教骆驼。文革结束,幼教的春天来临了。为解决甘肃幼儿园教师断档十几年造成的“春荒”,有关单位办起幼师班。当时该班没有专业技能课教师,特邀我讲授。那里交通不便,我骑自行车过黄河铁桥,走大沙沟,踩着淹没鞋面的厚厚尘土爬山,每趟来回10多公里。我每次回家都是暮色苍茫,我乐此不疲。同时,我帮另一所中学筹办了幼师班。为提高其质量,我专程赴京、津、沪、杭参观学习,四处购买书籍,广泛收集资料,认真制定教学计划。学生毕业前夕,我精心策划了一场毕业生基本功汇报活动,学生自我展示,用人单位当场敲定。这种毕业生与用人单位供需见面、当场签约的形式在甘肃还是首次,因此社会反响很大。报纸以“80多名幼师生被抢一空”为题作了报道。此后,不少中专、职校幼师班纷纷仿效。70年代末,我曾为许多幼儿园设计幼儿团体操,并谱曲配乐,如《我们是未来的世界冠军》《气球操》《乒乓球操》等,得到大家的好评。1981年,甘肃省幼儿教育研究会成立,我应约为省内许多幼师班制定教学计划。1985年,通过毕业生实习汇报课形式,推出由我设计、作曲配器的“幼儿打击乐教学—欢腾的节日”,掀起了幼儿打击乐教学活动的热潮,并影响到全省。我参与创作的幼儿歌曲集等,出版后为幼儿园教师提供了实用教材。那些年,我常常是放弃寒暑假、节假日,全身心扑在幼教工作上,的确是进入了王国维所说的“无我之境”。
?
??? 1986年甘肃省幼儿师范学校成立,我调入该校,主持教务工作。从教学的各种规章制度建立到见、实习安排,从招生到毕业分配,从学生的教育到基本技能的考核,从艺体专用教室、设备到实验幼儿园的筹建等,为省幼师的创立、建设、发展尽了白己的一份力。1991年,我任省幼儿园教师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负责中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援助甘肃1990一1994年合作加强幼儿园师资培训项目的具体实施,为培养幼教人才弹精竭虑。
?
??? 投身幼教时,我满头青丝,如今已是两鬓霜雪。期间国家给了我许多荣誉。1985年,我被评为兰州市先进幼教工作者,1991年被甘肃省委、省政府评为优秀教师,获园丁奖,1995年荣获曾宪梓教育基金会中等师范学校教师奖二等奖,还被收入甘肃省人事厅1998年编辑的《甘肃专家》一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