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0日 星期二
位置: 环亚ag平台官方网站 > 游戏玩具 > 玩具博览

像研究文本教材那样研究玩具——一次关于幼儿教育与玩具开发和利用的对话

发布日期:2008年05月16日
    来源:幼儿教育2008年4月
??? 注:浙江省云和县被称为“中国木制玩具城”。2007年11月1-2日,该县举办了“第三届中国木制玩具节”。期间,本刊和云和县教育局共同承办了“中国幼教与玩具开发高峰论坛”。有感于当前幼教界对“玩具开发和利用”研究相对薄弱的情况,本刊将本次论坛上专家和与会代表的互动过程整理刊发出来,以期引发理论工作者和实践工作者对这一问题的深入研究。
?
??? 张虹(主持人,《幼儿教育》主编):本次论坛除了安排了专家的主题演讲外,还安排了与专家面对面的对话。对话的内容来自两方面:一是听了诸位专家的主题演讲之后,我们产生的一些问题;二是我们要借此机会向专家讨教的一些事先准备的问题。围绕本次论坛的主题,我们先向专家提问。
?
??? 玩具与“看具”的区别
?
??? 与会代表A:有时专家告诉我们说,某一个玩具不是玩具,而是“看具”。因而我想问问专家,“看具”与玩具到底有什么区别?因为我想,我们只有搞清楚什么是“看具”,什么是玩具,才能准确地选择玩具。
?
??? 刘焱(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首先解释一下这个“看具”的说法是从哪里来的,它可能来自幼儿园的自制玩教具。我们知道,玩具的第一要素是让幼儿通过操作来学习。所以,如果教师辛辛苦苦做出来的玩具,幼儿不能动,那就只能说是“看具”,而不能说是玩具。当然,纯粹用于欣赏的玩具也有,玩具中也有作为工艺品的,它们赏心悦目,富有审美价值。但是我们不提倡教师自制这样的玩具。前段时间我们正在开展全国幼儿园优秀自制玩教具展评活动,发现“看具”大幅度减少了,这说明大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作为玩具生产企业,更要注意这个问题。因为可操作性是幼儿玩具的重要属性。
?
??? “教育人”和“玩具人”要互动
?
??? 张虹:刘老师的这番话说明幼儿教育工作者必须像研究文本教材那样去研究玩具,只有这样才能为幼儿提供合适的玩具。现在,我向专家请教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幼儿教育离不开游戏、玩具,而教育界对玩具的理解与产业界对玩具的理解好像有距离。怎么去缩短这两者的距离?换句话说,产业界和教育界应该怎样进行有机对接,为幼儿提供合适的玩具?
?
??? 何建闽(教育部教学仪器研究所副研究员):玩具的教育性是融合在玩具的玩性和物性(物性是指玩具的物质属性,如结构、材质等特性)之中的。“玩具人”看玩具的玩性和“教育人”看玩具的玩性往往有差别。“教育人”为什么常常把“玩具人”认为好的玩具排除在外呢?我想也许“玩具人”更注重玩具的玩性,而“教育人”还要看中玩性和物性中蕴含的对幼儿发展的针对性。在我看来,“教育人”研究玩具,要努力挖掘玩具的玩性,换句话说,要挖掘它的潜在教育价值。“教育人”还要更深入地了解幼儿的学习方式,把玩具的玩性和幼儿的学习方式结合起来研究,进一步研究玩具是怎样促进幼儿发展的,这对玩具生产企业也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它是缩短“教育人”和“玩具人”距离的一个有效途径。
?
??? 王芳(浙江师范大学杭州幼儿师范学院附属幼儿园园长,特级教师):基层教师经常会感到班级的玩具不够,尤其是在组织区角活动时,所以我时常有这样的冲动,想自己来设计、制造玩具。但是,我们自己制作的玩具一般很容易损坏,外观也往往不美,从而降低了玩性和美观性,所以我真诚地希望制造玩具的人能多跟幼儿园联系。就拿云和县的幼儿园来说,可以和厂家密切联系,共同做一些课题,向产业界人士反馈信息。产业界人士也可以把自己的设计理念告诉幼儿园教师,这样教师就可以更好地发挥玩具的作用,也可以更好地支持产业界去开发新产品了。
?
??? 张虹:听了何老师、王园长的讲话,我发现了本次论坛的一个缺憾,那就是今天本该是产业界和学界的对话,但产业界的代表没有上台来。这个缺憾只能通过其他形式来弥补了,会后我们可以继续沟通。非常感谢王园长的提议,我想幼儿园以后应该多搭建这样的平台,让产业界和学界能够直接对话,让“教育人”和“玩具人”能更好地形成共识。
?
??? 象重视文本化的学习材料一样重视玩具
?
??? 张虹:从整个幼教发展史来看,无论是世界的还是中国的幼儿教育都和玩具有着不解之缘。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应该把玩具看成是孩子学习的重要材料,因此,除了教师应该像研究文本教材一样去研究玩具外,家长也应该像重视文本化的学习材料那样重视玩具。我想请教在座的专家,目前教师和家长对玩具的认识达到这样的高度了吗?如果说还不是的话,你们有什么建议?
?
??? 华爱华(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对于玩具的认识,我认为我们远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一方面表现在家长为孩子购置玩具比较盲目,另一方面表现在教师为活动区投入玩具也比较盲目。幼儿园通常是根据课程需要来购置玩具的,由于购置的玩具不能完全满足课程的需要,教师又自制了很多玩具,其中包含大量幼儿认为不好玩的“玩具”。那么怎样的玩具既能满足幼儿学习的需要,又不失其可玩性,或者说,怎样的玩具既能满足幼儿游戏的需要,又不失其教育性呢?理论上讲,教师特别需要一种投放玩具的依据。例如,不同年龄班分别投放什么,怎样投放,数量多好还是少好,种类多好还是少好,同一种类的数量如何确定,等等。但是,我觉得这方面的研究是不够的。换句话说,这方面理论和实践的脱节现象比较明显,玩具界和教育界的脱节现象也很明显。刚才大家谈到玩具界和教育界的距离问题,我想举办这个论坛就是想努力缩短这个距离。而这个距离在哪里,如何缩短?亟需深入探讨。客观上讲,产业界要走市场,要讲经济效益,而教育界通常认为玩具的结构越简单越好,还强调废物利用。这样一来,玩具界和教育界之间常常产生误会,产业界会觉得跟教育界打交道可能会断了财路。事实上,这是两者缺少沟通的缘故。实际上产业界很需要教育界给他们做活广告,而这个活广告就是对玩具价值的研究。如果这方面沟通得好,教育界就是最好的宣传者。
?
??? 玩具的高结构和低结构
?
??? 张虹:相信通过本次论坛,很多专家会在今后的研究中更多地关注这个问题,帮助实际工作者更充分地认识玩具对于儿童发展的意义。刚才有专家提到了玩具结构化程度的问题,有教师想就此进一步请教专家。从实际需要来看,幼儿园是该配备更多高结构的玩具还是更多低结构的玩具,有没有一个大概的比例建议?
?
??? 刘焱:我觉得比例建议可能是比较困难的,只能说要按照幼儿游戏和学习的实际需要来配备。我们知道,不同的活动区所需要的材料是不同的,玩具的结构化程度既和幼儿的年龄有关,也和幼儿的学习内容有关。例如,像数学活动可能就不是完全依靠低结构玩具能解决问题的。我刚才介绍了平衡盘和国外的某些玩具,教师可以借助这些高结构玩具帮助幼儿理解数学现象,发展数学思维能力。像这类培养思维能力的活动有时需要借助相关的玩教具,因为它能够比较直观形象地帮助幼儿理解某些事物规律。所以,对幼儿来说,高结构和低结构玩具都是需要的,关键要看是什么样的活动内容,要按照活动的实际需要来定。
?
??? 王芳:我非常赞同刘老师的观点。我觉得不同年龄的幼儿既需要高结构的玩具,也需要低结构的玩具。当然,高结构的玩具更有年龄要求。如果把难度过大的玩具投放给小年龄幼儿,或者把难度较低的玩具投放给大年龄幼儿,都会影响幼儿的学习兴趣。通常讲,低结构的玩具没有严格的年龄限制,可以通用,幼儿可以根据自己的年龄特点、原有经验和水平,发挥自主性和创造性,玩出自己的花样来。但高结构玩具更具有教育目标性,通常要根据幼儿学习的需要来提供。
?
??? 玩具的教育性和娱乐性
?
??? 张虹:我最后向专家请教一个问题。有教师说,玩具的教育性和娱乐性好像在某种程度上总是存在矛盾。某个玩具在教师眼里可能是具有教育性的,但是在幼儿眼里因为缺乏娱乐性,玩不了多久就没兴趣了,把它丢到一边,也许这个玩具的价格还不菲呢!请问应该怎么认识这个问题?
?
??? 邱学青(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我觉得为幼儿提供的玩具首先要考虑娱乐性。只要玩具富有娱乐性,对幼儿就有吸引力。强调玩具的娱乐性,是对幼儿年龄特征的尊重;强调玩具的教育性,是对幼儿教育目标的追求。事实上,再有教育意义的玩具也可能因为不符合幼儿的年龄特征而缺乏娱乐性。我们不能因为追求教育性而忽略娱乐性,也不能单纯为了娱乐而娱乐。如果幼儿对某个玩具不感兴趣,教师就应该考虑该玩具是否符合幼儿的年龄特征和认知发展特点,是否能激发幼儿的好奇心和探索欲。当幼儿对某个玩具不感兴趣时,教师适当调配玩具是必要的,这也是发挥玩具教育性的一个方面。???
?
??? 科妮·赫特曾做过一个“超级玩具”的实验,尽管她研究的是幼儿“探索”与“游戏”之间的区别,但她的研究结果告诉我们,高结构的玩具虽说更能激发幼儿探索的欲望,更具有教育性,但幼儿是富有想象力的,这种高结构的玩具也可以成为幼儿游戏时的低结构玩具替代物。这充分说明玩具的教育性和娱乐性并不矛盾。
?
??? 王芳:我觉得幼儿对某个玩具不感兴趣,有一种可能就是幼儿还不明白怎么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先启发一下幼儿,看看他是不是能够领会。如果幼儿领会不了,说明这个玩具不适合他。
?
??? 刘焱:这里还有一个怎么理解玩具的娱乐性的问题。幼儿对某个玩具有兴趣就会投入地玩,在解决问题、克服困难之后,他就得到快乐。所以我觉得玩具的娱乐性主要不是体现在客观的设计上,而是与幼儿主观的感受有关。当然,厂家如果在设计玩具时能尽量考虑幼儿的心理特点,努力让幼儿一拿到它就喜欢,那就更理想了。现在市场上很多教育性玩具的娱乐性确实是不足的,但教师可考虑去研究它,做二次开发,让它变得好玩起来,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曾经做过实验,让教师研究怎么使某个玩具变得更令幼儿喜欢。当然,这需要教师具有研究能力和相应的专业技能。
?
? ??张虹:从这个意义上讲,无论是使用文本化的教育资源还是使用物质化的玩教具,教师的专业发展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现在,我们再把提问的机会让给与会的代表。
?
??? 厂家、教师和玩具
?
??? 孙文喜(云和县人民政府副县长):今天在听专家报告时,我们进一步了解到教育理念可以通过玩具来体现。那么我想向各位专家请教两个问题,第一,玩具生产厂家应该通过怎样的途径更好地推销自己生产的玩具?换句话说,玩具怎样更好地为教育服务?第二,幼儿园教师应该怎样充分利用现有的玩具?因为我们今天去参观幼儿园时发现有的教师自己都不知道有些玩具怎么玩,孩子在那里瞎玩。
?
??? 华爱华:其实这个问题要说简单也很简单,如果幼儿园孩子是在游戏和玩乐中学习的,那么玩具就一定畅销。至于教师如何利用玩具开展教育活动,这就涉及教师的专业化问题了。我们知道,不管是蒙台梭利教育还是福禄贝尔教育都是和玩具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实施蒙台梭利和福禄贝尔教育对教师的专业化要求都很高。教师需要像钻研文本教材那样钻研蒙台梭利、福禄贝尔玩教具,不仅要考虑如何通过玩教具帮助幼儿探索和掌握相关的知识,还要考虑怎么使用和投放玩教具使幼儿在玩的过程中开心,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获得发展。不管是福禄贝尔的恩物,还是蒙台梭利的玩教具,在今天看来依然有它合理的东西,当然也有需要发展的东西。如果让不了解蒙台梭利、福禄贝尔教育思想的教师来使用,幼儿会很苦;如果让受过规范专业培训的教师来使用,幼儿会学得很开心,所以这里就有一个教师培训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受过严格的专业培训的教师是蒙台梭利、福禄贝尔玩教具最好的市场推广员。
?
??? 张虹:对孙副县长的问题,我谈点个人的看法。第一,需要阐释这个玩具的价值。这种阐释有两种,一种可能是确定的,可由生产厂家事先阐释;一种则需要根据当时当地的情景,由专业人员阐释。比如说围棋,在2~3岁的孩子眼里,它可能只是一个可供他们任意摆弄的小棋子;到了小学阶段,它可能成为孩子学习的内容。厂商要有阐释玩具的教育理念或价值的意识。我们知道,玩具不纯粹是一个工业产品,还是一个文化产品。第二,玩具厂商也需要通过有效途径宣传自己的产品。
?
??? 刘焱:我觉得孙副县长主要是站在产业的角度讲这个问题的,而华老师则更多的是站在教育的角度讲这个问题的。这两天我在云和县看了一些玩具生产厂家,有些感触。从整个国际玩具发展来看,应当说在蒙台梭利玩教具和福禄贝尔玩教具之后,已经出现了很多不管是教育性还是娱乐性都有所超越的玩教具,但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这些玩教具的影响很大?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系统化。为什么其他玩具都不成气候?就是因为这些玩具从理念到操作都缺乏系统性,教师拿到手不一定知道怎么玩,更谈不上系统地引导幼儿玩,不像蒙台梭利、福禄贝尔玩教具那样一整套,教师拿来就可以用。另外,从玩具设计来讲,如果能和课程开发及教师培训有机整合起来,使上游整套的玩具设计和下游完整的课程设计有机整合在一起,我相信它走向市场的距离是最短的。所以玩具如果能和课程、教学需要相结合,能从系列化配套上下功夫,我相信玩具就能真正有效地走向市场了。
?
??? 张虹: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学界和产业界的对接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
??? 玩具的数量
?
??? 与会代表B: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专家,从数量上讲,幼儿园配备多少种玩具最合适?
?
??? 王芳:我认为,玩具的量化问题很难确定,玩具要丰富但不宜过量。教育部和部分省市教育行政部门也曾制定过一些有关幼儿园玩教具配备的目录,可供参考。
?
??? 华爱华:这里也涉及玩具的种类或分类问题,玩具可按课程领域分类,也可按幼儿发展的方向分类。我认为,玩具配置可从课程领域或幼儿发展方向角度来考虑。至于每一类配多少合适,一个班级拥有多少种类合适,都需要教师根据每一次活动(或游戏)的时间,每一个活动的目标以及幼儿的发展水平来作专业判断。总之,这是一个非常富有情景化和现场感的问题。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